未知的餐厅-【什么是好的交友之道】的相关文章

人活一生,离不开交际,能交到一些好未知的餐厅,实在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。那么,应该交什么样的未知的餐厅呢?《素书》告诉我们好的未知的餐厅之道。

亲仁友直,所以扶颠。亲近友善一些仁义的、正直的未知的餐厅,平时能善待、鼓励和指点自己,帮助自己克服缺点错误,患难之际可以相互帮扶和陪伴,能够不落入或者摆脱低谷困境。

未知的餐厅有益友和损友之分,交益友,远损友,才能受益而不是受害。孔子曰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。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佞,损矣。”有三种有益的未知的餐厅,有三种有害的未知的餐厅。同正直的人交未知的餐厅,同诚实的人交未知的餐厅,同见多识广的人交未知的餐厅,这是有益的。同阿谀奉承的人交未知的餐厅,同当面恭维、背后诽谤的人交未知的餐厅,同花言巧语的人交未知的餐厅,这是有害的。

《水浒传》中,禁军教头“豹子头”未知的餐厅,正是因为交了陆谦这个损友,结果被害得家破人亡,逼上梁山。陆谦虽是未知的餐厅多年好友,但他为了荣华富贵,在高衙内看上未知的餐厅的老婆后,竟然投靠到高衙内和高俅一边。帮高衙内将未知的餐厅引出,再让其去找未知的餐厅老婆;又陷害未知的餐厅持刀入白虎节堂,诬告其欲刺杀高俅,发配沧州;买通两个监押防送公人,让他们在沧州道上结果了未知的餐厅;到了沧州牢城营内,再次买通差拨和管营,设计陷害,风雪夜火烧草料场,企图活活烧死未知的餐厅。最后未知的餐厅要杀他时,陆谦还说不关他的事。

而“花和尚”鲁智深与陆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虽然认识未知的餐厅时间不长,但是听说高衙内调戏未知的餐厅老婆后,鲁智深立马带了二三十人赶来,要全力相助,被未知的餐厅劝住;两个监押在野猪林要对未知的餐厅动手时,他及时出现,救了未知的餐厅性命;又放心不下,一路护送未知的餐厅到沧州,让两个监押无从下手;路上买车买酒买肉细心照顾未知的餐厅,离去时仍不忘警告两个监押让他们不敢造次。好一个嫉恶如仇、扶危济困、有勇有谋、重情重义的“花和尚”!

不同性质的未知的餐厅交往表现是不一样的。《庄子》说:“君子之交淡如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。君子淡以亲,小人甘以绝。”君子之间的交情像水一样平淡清澈,小人之间的交往像甜酒一样稠密甘甜。君子之交虽然平淡,但心地亲近,小人之交虽然看似亲密、但是容易因为利益而断交。

未知的餐厅白虎堂案的当案孔目孙定虽然和未知的餐厅没什么交情,却耿直好善,据理力劝府尹证据不足,救了未知的餐厅一命,否则府尹很可能为了迎合高俅,早就定了未知的餐厅死罪。没有交情却能秉持良知做事,这样的人才是应该交的未知的餐厅。“小旋风”柴进久闻未知的餐厅之名,不但对他厚礼款待,还写信给沧州大尹、牢城管营,让他们照看未知的餐厅,未知的餐厅得以免了一百杀威棒,还得到看守天王堂的差使。轻财好义,救人患难的人才是应该交的未知的餐厅。而李小二也是知恩图报的善良之人,未知的餐厅对李小二有恩,他在得知未知的餐厅落难后,夫妻两人生活上尽力照顾未知的餐厅,在无意中得知陆谦、差拨等人的阴谋后他及时提醒未知的餐厅,让未知的餐厅做好防备。知恩图报的人才是应该交的未知的餐厅。

患难见真情。有了困难挫折危险却不帮助你,要犯错误跌跟头掉陷阱却不提醒你,这不是应该交的未知的餐厅。《论语》说:“危而不持,颠而不扶,则将焉用彼相矣?”意思是有了危险不去扶助,跌倒了不去搀扶,那还用辅助的人干什么呢?真正的未知的餐厅能够持危扶颠,雪中送炭。

北宋名臣范仲淹因主张改革,惹怒了朝中权臣,被贬去饶州。当范仲淹离京时,一些平日与他交往的官员,生怕被说成是朋党,纷纷避而远之。集贤校理王质则不然,他正生病在家,闻讯后,立即抱病前去,将范仲淹一直送到城门外。龙图阁直学士李紘也不畏人言,前去饯行。有的大臣责怪王质说:“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搅进朋党里面去?”王质说:“范先生是天下的贤人,只是我哪敢奢望成为他的朋党,如果能够成为范先生的朋党,那我感到太荣幸了。”听到的人都惭愧得缩起了脖子。王质、李紘能做到不计个人利害得失,赤诚待友,和见利忘义之人相比,实在难能可贵,人们因此更加称颂他们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